请登录   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   收藏本站
网站首页   |   艺术家   |   作品展厅   |   古玩   |   资讯/访谈   |   展览   |   视频   |   机构   |   会员注册   |   书画群加盟   |   申请会员
书画群号306468095       群主QQ号2949953763 字画宣传代销加   QQ号2949953763
 
收藏快讯 /
艺术市场的几拨行情
来源:中国书画群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1-06    浏览量:18072
这些年来,靠艺术品市场的日渐兴盛,赚到点养身与求学的资费;应当理解为历史所赐予的机遇性红利。

四百年前的董其昌就曾遭遇过一次,当然,他的境况要比我等“高尚”得多。并不是因为他的艺术有多厉害,更不是因为他如何地巧舌如簧,而是历史,江南日见兴盛起的商业经济推着他“上位”。

董其昌是位智者,他的判断也很敏捷。年龄上说,他与盛名的艺术资助人洛伦佐•美第奇只相差几十岁,他们生活的经济背景,却有着耐人寻味的相似性。

或就像佛罗伦萨,当时的苏南尤其姑苏城的内外,也云集着各方最有势力的商贾,近则徽皖,远则福建、云贵;这些客商大把赚钱,也大把花钱,寻求物质与精神的刺激与平衡。

史载,徽州有位老板吴守淮赢了大钱,故“挟资豪游江淮吴越间,斥买重器,珍藏法书名画……竟以穷死”(《明代徽州方氏亲友手札七百通考释》);更有言,是各路行商、坐商买出了晚明艺术市场的盛况。

斗鸡走马之外,人们也陶醉于艺术。范仲淹的后人范允临曾怨言:今人“目不识丁,不见古人真迹,而辄师心自创。惟涂抹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,即悬之市中,以易斗米,画哪得佳耶!”(《输蓼馆集》)

“一迢直入”,便成了董氏的利器。他知道自己起步太晚,正面拼不过“吴门”既在的势力;连写字,也是其落榜后的发奋;他却懂得“品牌”及其价值力量;他与其山人伙伴陈继儒一唱一和,一时被迷倒者众多。

做买卖的,又有几个去求学问、真具有审美思辨?

他们要的只是个“壳”,一个响亮的牌子!就像今人迷情“LV”一样。

我以前就曾说过:品牌文化是一盏火炬,稍不留神,也会殃及自身。

董其昌当然明了这个意思。他构思出“南宗理论”,一个有点让人绕舌的艺术新品牌;开创了艺术精神的一个新逻辑起点。名正,方能言顺。

它有没有道理?其实并不重要!

皇帝的新衣也未必不好看!你接受了也就习惯了,也就自然而然了!现代所谓“接受美学”应该包括这层意思。

你不信?我随便找一张“毕加索”或“董其昌”,随便找一张“唐伯虎”或“张大千”,你能告诉我真伪吗!又“好看”在哪里?

跟着别人接受,仿着别人吆喝,就是了!

从众,才叫大众,商业经济的基石。

是否能赚钱,才是重要的。董其昌当然明白这个道理。他仿着米南宫,也弄了条“书画船”,装神弄鬼,主动出击,四处游说以推广自己的产品;行商之道,他并不外行,更懂得现代人的所谓“包装”。平庸的生活似乎离不开花花纸的装扮。

经济(赚钱)氛围之浓烈,在晚明,远超乎人们的想象。

说出来唯恐你不信,以前读赵俪生先生的《顾炎武与王山史》时才知道:王山史(弘撰)病故,其儿子求请父亲的生前好友、文坛的一位名手撰一篇祭文,得到的回复竟然是:“待银以润笔”……没钱怎么写?他只得找出父亲旧藏的一幅名画以充值。

做艺术研究的、我的前辈大多很固执,坚持认为艺术的行径是纯粹的,只跟书本上的精神概念相关。因为他们自己是“书呆子”,(以前)并没有遭遇过那样的经济时代。

在我(60后)的印象里,中国艺术品经济早期行情的出现,大约在二十世纪70年代末:老干部、老红军、老同志爱好上了艺术品,人所谓“雅好”;这些“老”字辈是社会的中坚,拥有口味的主导权;当时的社会还没有出现私有经济的力量;更谈不上所谓个性解放。

在江苏,老字辈拥戴出了“钱、宋、亚、魏”,公共大食堂圈养着的一代画画人,他们有名有姓,衣食无忧。北京、上海,大体亦如此。我称之为“历史的自然延续阶层”。但我愿意相信:这些品牌产品在90后一代人的心目中,审美价值等于0。

“解放思想”,其含义之深刻,远远超越大多数人的生活日常。

至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,民营经济蒸蒸日上,私人有了多余的钱,在他们的心目中“钱宋亚魏”恰是一个耳熟能详的现成品牌……只有他们能代表绘画艺术的一切。故而他们第一次具有了市场约定俗成的牌价。我记得在八十年代末,有客问我:一幅钱松岩的山水大中堂,八万,是否贵?我回:贵!四万差不多。

中国经济的总量却在快速推进着艺术品的市场。

我以为,第二拨行情的出现是由海外的力量推起的。

从二十世纪90年代始,日本、新加坡、港台的商人捷足先登,他们已有较成熟的市场经验和需求,只是以简单的包装方式与低廉的现金,即可换取中国新一代艺人的劳作,就像现在我们亦有客商去炒作朝鲜的穷人画一样。

而对于年轻艺人,最诱人的就是去海外办一次展览,印本小册子,卖断一批画,收获一笔现金。就我所知,卖出去的这批“小名头”作品,就成了第二拨行情出现的中坚,是以海外的资金与趣味为定向的,因为此时的中国本体经济,还没能拿到艺术市场的话语权。

此第二拨艺术市场的行情,塑造出又一批新品牌,特别是50后、60后的产品,出现了所谓“新文人画”,其实也就是对新的又一批吃官饭的、“院体制”画院或学院艺人作品的统称。

这一拨作品并无多大玄秘与建树,格局气象往往肤浅而平庸,小鼻小眼,或有能者,眉清目秀,但大多严重缺乏“造型的能动能力”,他们的致命伤。皆因其本来就严重缺乏画者的基本功夫;你让他画出点“别的”,他就变成了软腿虾子,就只能冲你翻白眼,不信你试试。

故其创作的意欲严重受限,而只能在一个狭隘的区间里,勉强地重复自身所谓的“绘画语言”;普遍琐碎而重复化,雕虫小技;若与前数代人相比较,显现出的,更多是一种目的性的程式化倾向,白话点说就是:

把绘画的式样当成艺术的价值目的,艺术的思想,却迷失在困惑的半真空。

历史需要铭记,铭记为了学习。

20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,中国商业常常被外来资本欺负,付了学费的中国人学到了“炒”的概念。

曾有一种火爆一时的商品叫“中华鳖精”,简单说也就是一种最平常的营养概念型糖浆,却被爆炒到了家喻户晓!

我们有很多概念都被商家“偷梁换柱”了,从洗洗头发的各色“水”,到代一代步的自行车,都被“洋概念”所欺凌,我辈最崇拜的“永久”、“凤凰”自行车已“死亡”!

商家,常常令最憨厚的良民变为傻瓜,我称之“商业洗脑术”,却让你心服口服!

那个时代的总体本来如此!艺术作品从来就是时代的活化石。买卖人竟能忽悠出什么“最后的大师”,实是对一段历史的嘲弄。这一拨行情由“墙内开花墙外香”,又转而为“墙外开花墙内香”的变局。

中国本体经济壮大后,这批早期外流的作品又走上了“回流”之路,因为他们的“名气”,早已大于其他人。“出口转内销”又成了一种时尚,细数数那些“值钱的货”,哪一户没有海外资金的故事?这是后话。

无可否认的是,海外运作艺术市场的模式,给了我们深刻的影响,起到了巨大示范作用,中国新生代一学就会,以至快速走上了拔苗助长之路。这也是后话。

本体市场的真正形成,大体在00后的十年间。一个重要的标识是:

市场运作系统开始“自说自话”地去营销本土包装的新品牌,出现了所谓“新水墨”,拔苗助长那些生性逆反的一帮小鬼的作品,一直被严重漠视的古代书画也开始受到“尊重”。

艺术品市场迟到的土财主,急切期待着从这一拨行情中捞上一票。不料竟成了最后一位重磅·收RECOMMENDATION买单者,被深度套牢(或能为他们的子孙谋福利)。我称之为艺术市场的第三拨行情。这一拨行情让我惊悚:这世上大概没有其它一国,能将艺术品的市场爆炒到如此天昏地暗……什么“文交会”,什么“众筹”,什么“微信圈”。如此,洋人远远落后矣!

每当有收藏家眉飞色舞地告诉我:我藏有某某大画家的旧作三百尺,新作五百尺,并签订未来三年的作品八百尺。我深深感到的是一种滑稽与困惑:深挖洞广积粮、备战备荒为人民乎?

这一拨行情的出现是中国本体经济快速增长的体现。各地古玩城、画廊与拍卖会层出不穷,画店多过米店,令人咋舌,物欲横流的心态,被转化成了艺术欣赏的骚动,在各路试图抢快钱的资金纷沓涌入下,快速营造出一个浮夸的繁荣景象。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“郁金香营运模式”再度出现。

其实,文弱的艺术品市场并经不住资金的重压。强大的诱惑让画画人坡脚在市场与画案之间,画画人本应在一个平静画室潜心画画,却偏偏是哪里热闹哪里钻营,一边是财富的梦想,一边是画图的草稿,情急时更令人心碎,无所适从。故而又出现了代笔、弄虚的诉讼。历史就是如此。

各地猎头出没,去打探发现可以被快速包装上市的艺术产品,新秀的艺人则沉浸在被发现、被挖掘、被包养的美幻中,以期“稚嫩而新鲜的涂鸦”能在三天内,摇身一变为能下蛋的金凤凰。

新一代的鼓手也是铆足了干劲,在现实的迫切中,挖空心思地编造與论的口实,为之营建出价值的氛围。

是可忍,孰不可忍者。

其实,说客更是多余的。

市场的规律从来是:需求可以营造一时,但不能忽悠一世。

近几年,艺术品市场的第四拨行情亦已快速到来,以我的浅陋之见,它至少将延续一代人。

但这次,却不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市场,而是一个颓市。

在这个市场,大多的买家裂变成了卖家,它是赚钱效应的颓兆。

人们猛然发现:

“小鬼们”的画作虽然天性“新奇古怪”,却是像春天的韭菜收割不尽!

“小鬼们”的最大特点也正在于“奇”,在于“快”!

纵有一点欣赏的余地,其商品的价值也被其不可估量的“量”稀释殆尽;每一季诞出的种子之盛令人大跌眼镜。网上亦见相关言论称:

“现在已经有很多企业大佬退出了运营市场。我想,两三年之内,可能会有更多非专业展览平台不断退出,到那时候,已经被他们捧起来的青年艺术家的傲娇之心,又该往何处安放?”

把戏漏了馅也就变成无趣;大浪退出,水浅则无大鱼。

新一代艺人最大的特长唯一个“新”字,新,却不是艺术价值的全部。如今,昨日纽约街头的流行,今日即可在上海滩再见,即将到来的下一拨艺术市场的行情,更有待于下一代人,全球观念的成熟,新经济的稳定,更待于退潮后的反思与修复。

因为市场也教会了人们另一个共识:能够编写艺术史、确定艺术价值的,并不只是几个起哄的买家,也不只是几个为卖家摇旗呐喊的人。

所谓艺术批评,真实中曾经存在过吗?

历史,需要一个隔雾看花的空间与时间。

也许,当代之言是有所忌讳的。
 
分享到:
关于我们   人才招聘   书画群动态   联系我们   网站地图   版权说明   免责声明   隐私权保护
Copyright Reserved 2000-2015 中国书画群 版权所有
技术支持:三一网络